成绩

  “呀,小刘老师,你班考得这么好啊?”刘老师刚刚算出她班第一月的考试成绩,正在琢磨个别中考成绩优秀的学生这次却考得很糟的原因,冷不丁被背后发出的惊叫吓了一大跳。
  回转身一看,原来是12班的班主任王老师,便不好意思地笑笑,说:“王老师,你还说呢,我正想来找你请教。你看我班好几个中考成绩优秀的学生这次考得一塌糊涂。是不是我这班主任当得有问题?”
  “小刘老师,你不是在寒碜我吧?你班700分以上都20多个,而我班才11个。你说你不是让我这‘老油条’害臊吗?”王老师一本正经地说,脸上明显地写着不快。
  “不会吧?王老师,你就不要逗我了。”看着王老师严肃的样子,小刘老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就班级管理方面的问题还多次向自己高中时的班主任王老师请教过呢,都是普通班,自己班怎么可能比王老师班考得还好呢?因为是第一次月考,都想借此摸摸学生的真实情况,所以各班监考都很严格。自己先前还担心班里的成绩考得不够理想呢,可真没想到会比王老师班都考得好。简直不可思议!
  “小刘,跟你说句老实话吧,你班这成绩跟重点班的成绩都差不多呢。”王老师边埋头仔细研究小刘的成绩册,边不紧不慢地冒出了一句话。看似平淡,却惊得小刘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普通班怎么能和重点班差不多?重点班可是全市的特优生组成的班级呀,全市也就精挑细选了一百多。想到这儿,小刘忍不住轻轻笑了笑说:“王老师,你这可真会开玩笑。”
  “其实这也正常嘛,你运气好,分班的时候分在你班的二等成绩恰恰都是中考考试失常的学生,表面上看分数不高,却是些高才生呢。”小刘还想辩解两句,她想说,分班其实是公平的,因为是电脑在操作。可还没等她说出口,王老师已走出了她的办公室,临走时只留下了一个暧昧的微笑。
  当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办公室里,小刘突然有些胸闷气短的感觉。难道王老师的话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怎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
  “呦,小刘,听说你班考得很辉煌,让我们瞧瞧吧。”正在发愣的时候,几个老班主任老师推门走了进来。小刘想藏掉成绩册,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嗫嚅着说:“各位老师,其实,其实我们班的成绩有水分,真的。”小刘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说出那样的话来,也许真的是情急生智吧。
  “哈哈哈,小刘初出茅庐就学得老练了,也会撒谎了。”几个老师边说边像搞侦察工作似的瞪大眼睛研究她班的成绩册。她突然觉得心里很慌乱,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
  那几个老师刚走,另几个又来了。而且仿佛是约好了似的,都说着同样的不可琢磨的话,做着同样的仔细翻看成绩册的事。小刘虽然在极力地解释着,可仿佛越说他们越不相信。最后,她干脆什么也懒得说了,只挂着似是而非的微笑敷衍着,任由他们去大肆地评说。
  最后那拨人参观完了要走的时候,一个人留了下来。有人说:“小张,我们走了,你得抓紧机会啊!”于是引出了一串善意的笑声,原来是小刘念师院时的师哥小张,他一直心仪着小刘,只是缺乏勇气表达。
  “刘老师,想跟你说句真心话,当然,你不要误会,我是说,你班的成绩问题……”
  “怎么,你也要恭维我两句吗?”小刘有股怒火在胸中涌动,每个人都仿佛别有用心,连师哥也不例外吗?
  “你真的误会了。我是说,你不该将第一次月考的真实成绩展示出来。别的老班主任都是将自己班的成绩有意识地压了下去,或者对学生公布真实成绩,但对外绝对是有意造假的成绩册。你想,你班第一次的成绩考得太好了,别人不会认为是你当班主任的功劳,相反,都认为是分班分得好。那你第二次月考要考低了,你怎么解释呢?”
  听了小张的话,小刘老师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有一种感觉,那便是彻骨的寒冷,仿佛掉进了深深的冰窖,虽然那时只是秋天。

上一篇:没有结果的约定 |下一篇:仇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