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人

  刘全恨死了老李,不是咬牙切齿那种恨,是恨之入骨的那种,直想食其肉寝其皮方解胸中块垒的那种。
  这老李不是别,正是刘全过去的恩人,他的老局长。
  说起来老李对刘全是有知遇之恩的。当年刘全一介布衣,从大山沟里跑出来,在建筑工地上一身泥浆地和水泥、搬砖头,闲余时间还读书作诗,在本地的报纸副刊上时不时地钉块补丁。如此,引得老李刮目相看。当然,若非友人推荐,老李也无暇把目光放在报屁股那儿一个无名鼠辈的身上,其间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他和刘全是老乡。穷山僻野出龙凤,自然让老李情有独钟,于是亲自出马,招工转干一路马不停蹄。刘全就此脱胎换骨,小鲤鱼跳了龙门,诗人的桂冠也戴在脑袋上了。
  如此这般,刘全岂有不感恩戴德之理?
  这刘全确也是个人才,在机关混了几个月,会议记要总结报告等等触类旁通,不仅章法合理,更兼略具文采,引得大小头脑交口称赞,不管哪个领导要讲话稿,都冲刘全一人来,刘全也不抱怨,通宵达旦忙得不亦乐乎。领导夸他:
  “小刘,妙笔生花,咱们局头号秀才啊!”
  刘全腼腆地说:
  “哪里呀,离领导的要求还差得远呢。”
  领导一听这话,更加赏识几分:
  “好好干吧年轻人,前途无量啊!”
  老李自然对刘全是一百个满意,不仅仅在于他手中有支铁笔杆,更在于他谦恭为人,腿勤手快,大事能独当一面,小活如掂茶倒水抹桌拖地,也干得热火朝天。老李暗自得意,一为伯乐识得千里马,证明自己有魄力有眼光;二为给家乡人做了贡献,日后衣锦还乡起码不听风凉话。老李想,这小伙子是块好料子,逮机会先把他提到中层干部岗位上来,为他的长远发展打下基础。
  刘全当然明白老李的心思,老李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逃不过他的法眼。在机关混久了,刘全扔下了酸诗把劲往琢磨人上使,他这才发现他这方面的天分远胜于写诗的潜质。刘全出身低微,在人前装孙子习以为常,尤其对老李,他毕恭毕敬,唯命是从,像个地道的勤务员;鞍前马后,体贴入微,像是儿子对老子……对刘全来说,这算啥呢?比拎泥兜搬砖头省劲多了!
  果然时间不长,刘全就当了办公室副主任。
  在所有人眼里,刘全是未来的主任直至“副局”无疑,仕途广阔一马平川。然而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还没等老李把他作为正科级干部人选提出来,老李倒先病倒了,无法继续工作,刘全只觉后背一空,才发现自己少了一座山。
  一日在医院,老李语重心长地说:
  “小刘啊,工作别松劲,等新局长一来,我就向他推荐你。”
  刘全掉了眼泪:
  “李局长,不,李伯,您的恩情我没齿不忘!”
  新局长走马上任,新老交接就在医院进行。岂料小道消息不胫而走,把刘全气得差点没吐血。原来老李推荐的不是他,而是保卫科的混混陈刚。这不是把他当猴耍了吗?
  刘全一气之下再也不登老李的门了,甚至生了病连老李就诊的医院也不进,宁可舍近求远……明里暗里,把个老李损得猪狗不如。相反,陈刚倒是对老李感激涕零了……
  恨得牙根痒痒之时,刘全的官运来了。新局长主动找他谈话,夸他业务精干、待人宽厚云云,主任的乌纱帽不费吹灰之力落到了他的头上。而那个陈刚,则连保卫科也没待下去,被贬到一个差额拨款的二级机构饿肚子去了。
  真像一场梦啊!不,做梦都没想到!刘全不由感慨:慧眼识才者,新局长也!
  数年后,刘全如愿以偿当了副局长,而老李却将要跨过阴阳界了。这天,老李的家属亲自到机关请他:“刘局长,老李他快不行了,临走前……他点名想见你一面……”
  刘全本欲推辞,转念一想,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没准他还要向自己忏悔呢。再说,他也不能做得太绝,让人家说他没肚量。
  病床前,老李屏退左右,只留刘全一人。老李使尽全身力气,说:
  “小刘,你当了副局长,我……我高兴……当年,我故意制造误会让你恨我,因为……新局长和我……曾经是死对头……你恨我,疏远我,新局长就不会……怀疑你是我的人了……”
  刘全傻了。还没等刘全回过神来,老李已经咽气了。
  老李追悼会那天,刘全哭得很痛。

上一篇:成绩 |下一篇:出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