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

  这年头,住院难,出院也难。为什么呢?医院多留你一天,就多收你一天的住院费,医护员就可以多发一份奖金呗。
  本来按照规定,手术后满七天就可以抽线,而抽线当天就能出院。可跟我同病房的这个小姑娘手术后已有八天了,刀口那都干巴发痒了,愣是没人来给她抽线。为了抽线出院,小姑娘每天都得央求医生护士八百遍,可他们总说伤口恢复得不太好,还得观察两天。这不,终于挨到第十一天上,才被放行走人。这一下,就被医院多讹去四百多块钱。
  想出院,有两个人物至关重要——主管医生和护士长。主管医生负责给病人和护士长下出院通知,护士长负责给出院结算处下结算通知,这两道关卡缺一不可。万幸的是,我同学的表哥就是我的主管医生,而这个病区的护士长的表妹又是我的同学。我这两位热心的同学跟他们的表哥和表姐都打了招呼。那位主管医生几乎每天都要来病房一次,仔细查看我的伤口恢复情况。而那位护士长也天天来为我叠被子,并热情地嘘寒问暖。嗨,这年头遇到点事,有熟人和没熟人就是不一样。
  这一天早晨,我正躺在病床上盘算着出院的日子,主管医生进来了。这一次他并没有查看我的伤口,而是和颜悦色地对我说:“今天你就可以出院了。”我又惊又喜,差点以为耳朵听错了,要知道今天才是我手术后第五天呀!我有点激动地问主管医生:“手术后还不满七天能行吗?”他说:“没关系。少住两天院,能省不少钱呢。好了,等一会来检查室一趟,我给你抽线。”哇塞!太棒了,有熟人就是好!我感激不禁,冲着主管医生匆匆离去的背影飞了一个吻。
  我早就不想在这死气沉沉的病房里呆了,迫不及待地翻身下床,准备收拾收拾东西出院。不料,刚一弯腰,却突然感到身上的手术刀口一阵裂痛。我小心翼翼地解开病号服看了看,没想到,那伤口竟然有些红肿,而且隐约有淡黄色液体渗出。我皱起了眉头,这样我能出院吗?正在这时,护士长进来了。一进门,她就喜气洋洋地说:“恭喜你,今天可以出院了,我已经向结算处下结算通知了。”
  在表示感谢之后,我把我的担忧告诉了她。听了我的话,她淡淡地说:“你要实在不放心,就先不抽线,先办出院。出院后,自己在家观察着,过两天再到门诊上抽线。”看我一脸的犹疑,她说:“别忘了,可以省二百来块钱呢。”
  人可能都这样犯贱,不让出院的时候想方设法地出院,有条件提前出院了,却又犹豫不决了。我低头看了看那有些红肿的伤口,感到仍有丝丝疼痛不断袭击过来。不行,钱毕竟是小事,我不能为了省几个小钱,耽误了自己的身体。不差这两天了,我还得将住院进行到底。
  正琢磨着,病房内进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女的病歪歪得无精打采,男的提着水杯饭盒等两大塑料包东西,一看就知道是两口子。女的一进门就一头倒在我对面的空床上,男的将一大包东西放在那边的床头柜上,又将另一大包东西放在我这边的床头柜上,然后就莫名其妙地站在我的床边,许久才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请问您什么时候出院呀?”
  我自己在这病房里呆了好几天了,早就闷坏了,好不容易有个人来跟我聊聊天,我乐得打开话匣子。我滔滔不绝地讲了我住院的前前后后,又充满自豪地说:“我医院有熟人照应,为了让我省点钱,他们让我今天提前出院。可我思前想后,觉得不能因小失大。钱虽然重要,但身体更重要,所以我决定过两天再出院。”那男人仍是不好意思地说:“可是,从今天起,这个病房我们全包下了。”“什么什么?你们全包下了?”我大吃一惊。他继续说:“是的,很贵的,每天要三百多块。我妻子病得不轻,大约得住一个多月的院。你说得不错,身体比钱重要,花这么多钱包下这个房间,就是为了让我这个陪床的也有地方休息。”
  怪不得主管医生和护士长都巴不得我出院,原来如此!明白过来之后,我越想越怕,为我的伤口,更为这世道。此时此刻,我的伤口好像越发疼痛起来。不行,绝对不行,这样我怎么能够出院?我不能出院呀!
  我马上给我的两个同学打了电话,希望他们向他们的表哥和表姐再求求情,让我再住两天院。他们也很同情我,表示一定鼎立相助。
  很快,我的两个同学都给我回了电话。他们的口气都很沮丧,说的话也几乎一模一样:“咳,这年头,亲戚也白搭,都认钱不认人了!”

上一篇:仇人 |下一篇:一股生人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