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有钱是多么快活!坐在茶几旁的肖夫人,当她拿起古色古香的精细的银茶壶倒茶时,心里也许是这样想的。她身上的穿戴、屋里的陈设,无不显示出家财万贯的气派。她满面春风,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然而,由此而认定她是个轻浮的人,却是不公平的。 你喜欢这幅画,我

最后一次谈话

年终,市局的考评小组来到区局考察领导班子。程序一是听取汇报,二是找个别人员谈话,三是组织全体职工打或是打。第一关好过,光拣好的说就是;第三关也好过,谁都知道这是形式主义,走走过场,即使打个又能怎样呢?还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个。唯独第二关

邂逅仇人

林刚与李亮读大学时是中文系的两个才子,也是一对过从甚密如兄如弟的好朋友,吃饭、穿衣、用钱几乎不分你我,除林刚生性怕水不去游泳外,节假日上街、早晨锻炼、黄昏散步,两人总是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形影不离。后来,林刚爱上了本系美丽的女同学雪倩。李

红头巾

天很冷,北风呼呼地叫,棉花团样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 今天队长的大女儿出嫁,村人吃完酒,没散,聚在队长的屋门前等着看新娘。 此时噼哩叭啦的鞭炮响了。鞭炮把地上的雪花炸成一团白雾。锣鼓、唢呐也响得极急。 新娘还未出屋。 看热闹的村人的身上落了一层

各种“卡”的幽默自白

1、IP卡:有钱时人们打我,没钱时人们抛弃我,俺的命咋那么苦呢?! 2、手机卡:别看俺个头小,但俺是手机的核心,离开了俺你那不是手机,是砖头。 3、绿卡:到国外,有了俺,你想呆多久呆多久,没俺,不想走把你轰走。 4、公交卡:俺最大的快乐就是能陪着主

区别

谭局长正式退休了,儿子谭辉为他张罗了一桌家宴,一来庆祝他的60大寿,二来欢迎他卸甲归田、颐养晚年。 谭辉动情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深不可测,这都是20年来为局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操心所至呀。现在的干部,无论大小,哪个不是红

首页 上一页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下一页 末页 82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