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

刘三当了县长了。 我们三个,刘三、老憨和我是师院的同班同学,又是老乡。刘三当了县长,老憨又该在醉月楼请客了。不是请刘三,是请我。 老憨请我客,是缘于15年前我俩打的一个赌。 师院毕业后,老憨和我按部就班地当了老师,刘三不知捣弄了啥,改行当了乡

一支烟及三粒火柴头

我家境贫寒,小学未毕业就在大伯父开办的春成棉布店当学徒。棉布店是两间门面的小楼,前店后家。账房设在西首屋后,有天井,宽敞明亮。账房是大伯父会客谈生意的地方,平时,伙计是很少到账房间的。我是本家,常去账房打扫打扫,抹抹账桌,擦擦玻璃。大伯父

大哥

记忆中,大哥一直是小村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也难怪,从三皇五帝到如今,大哥是小村走出去的唯一一个公家人。在过去,相当拿朝庭的俸银呢。 爷爷小时候念过很深的私熟,差一点就飘洋过海了,正因为差了这么一点,爷爷便把希望寄托在新中国成立十年后出生的大哥

说话

我从后门抄近回家。 猛不丁,拴在弟弟后门边搭盖的狗棚里蹿出了汪汪的犬吠,吓了我一跳。黄狗两只前蹄腾空,舌头从咧开的嘴巴里吐出来,怀疑一切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谁呀? 母亲解围。打开门,见是我,母亲脸上漾出了亲切和喜悦。母亲冲着黄狗

回家

天还没黑时,蚕豆喊回了牌桌上双手洗牌的二宝。 可能是惹得二宝的脸没地方放,二宝就发了火。 蚕豆让二宝响亮地打了一巴掌,那一巴掌不偏不倚地打在蚕豆左脸上,脸上火一样烧得痛。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二宝。 二宝一句话不说。 二宝站着像一根木桩。 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末页 82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