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人

小白本来是一只很安分的小公鸡,它和一只母鸡小花生活在主人的后园里,日子过得幸福而且甜蜜。 这天小白正在为自己的爱人小花觅食,突然听见小花一阵尖叫,小白连忙赶过去,只见一只大雄鸡正骑在小花的身上。小白一见这情景,全身的热血立即沸腾起来。 放开

霍拉斯的命运

霍拉斯是个制锁匠,十五年前曾因盗窃坐过一次班房,但他却不愿从此改邪归正,只想今后干得更谨慎些,以免再次招来麻烦。 霍拉斯喜欢珍贵的图书,这就是他每年都要撬一个保险箱的原因。他每年精心策划一次,以后十二个月的吃喝玩乐,特别是购买书籍的钱就不用

种地

我家有一块地,夹在别人的地中间,东边是张家,西边是李家。三家人的地其实是连在一起的,并没有明显的界线,只是在地头立一块石头作为标记,在地中间我占你一犁,你侵我一锄并不奇怪。 有一年春天,我跟父亲去种地,他犁地,我播种。父亲犁到与张家交界的地

生日快乐

阿超要过八岁生日。 阿超的妈妈正巧休班,吃过早饭,就带着他去逛街,买些他最爱吃的东西,更要一个大大的蛋糕,上面写着生日快乐。 阿超的爸爸下午一下班,就跑到商店里,为儿子要了个语言复读机。阿超老早就想要了,学英语用得着。 阿超的二叔专门从农村老

中计

灰沉沉的乌云像一块脏旧的抹桌布,蒙住了白嫩的冬日的太阳。老李和小赵骑着自行车,带着菜花赶年集,边走边商量,小赵问:咱卖多少钱一斤合适?老李说:物以稀为贵,这些菜花要是在夏天卖不了几个钱,现在可就值钱喽。卖两元一斤吧。小赵点点头,说:如今人

天火

暮色四合,黄泥湾的夜空疏疏朗朗出现了几颗星,慢慢便多了起来。西部天际仿佛被人猛地一刀捅了个明亮的窟窿,又似有人在天上燃放了一大挂鞭炮,成千上万条光线顷刻间杂乱无章地向四周狂射,西部山恋便浴了浅浅的红。转瞬间光灭了,天空重新暗了下来。 人群像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末页 82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