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涩的水果糖

中午,上小学的女儿放学回家后,嘴里鼓鼓囊囊地不住地吸流,我问她吃什么,她顽皮地努了努嘴角,糖,可甜哩!问她那里买的,她含混不清地说:俺不认识,是街上卖糖的奶奶给的正在忙于作午饭的妻子闻听此语脸色骤变,慌忙抱住女儿强行掰开她的嘴巴掏出了那块

货比三家

一天晚上,泉邀我和斌跟他一起去他的女友家玩,我和斌都说不想给人当灯泡。泉说不是这意思,他经人牵线跟女友相识才几天,跟她说的话加起来才是千字文,此时此刻需要第三者第四者搅和搅和,否则话题打不开,气氛上不来,没意思。无奈,我和斌只好从命。 泉的

灯泡不亮了怎么办?

1、政治家:我想它有权不亮。 2、心理学家:我想它会自己调整过来的。 3、教师:我相信,只要灯泡努力,它一定会亮起来的。 4、法官:如果灯泡它自己不提出更换请求,我想我们不能去管它。 5、哲学家:不亮是一种合理现象。 6、统计师:统计数据表明,更换一

揉乱的卷发

老局长退休了。 单位新调来一个局长,姓刘,叫个啥刘二嘎来着,第一次听到这个怪名字,差一点笑出声来。我慌忙捂着嘴把脸埋在胳膊里,趴在了桌子上,这年头千万别让人瞅出个啥来。 刘局长上任只一个多月,很少听他喊我办什么事,我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和隐隐的

脸红有幸

我的物质生活一直挣扎在温饱的边缘,相貌也不出众,一个漂亮且贤淑的女人嫁给了我,我想不通。凡是女人都爱帅哥或者款爷呀。干脆仰在沙发上,想关于这个想不通的一些琐事。 两年前一个夏天,我去邻近的县城开会,在公共汽车上我认识了她。我靠窗坐,她挨着我

欺骗的爱

女人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指针刚好指向十一点。 女人习惯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想往厨房走。刚走两步,女人就停了下来,摇了一下头,嘴里喃喃地轻声说道:看我这记性,又忘了他中午不回来吃了 女人说着,又坐回到刚才的椅子上,拿起放下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末页 82491